2019“年度影响力人物”荣誉盛典在北京举行

12月14日,由中国新闻周刊主办的2019“年度影响力人物”荣誉盛典在北京举行。该活动已连续举办11年,而今年亦恰逢中国新闻周刊创刊20周年。据悉,本年度榜单涵盖了政治、经济、文化、体育、科技、公益、演艺等领域。最终,王利明、王澍、董明珠、广州市、深圳市南山区、李子柒、彭迦信、白重恩、张常宁、卢敏放、张黎刚、傅诚刚、王仕锐、魏建军、王晓东、卢迈、杨洋等荣登2019“年度影响力人物”榜单。图为中国新闻社副社长、副总编辑,中国新闻周刊社长夏春平致辞。中新社记者 崔楠 摄

“霜前冷,雪后寒,进入十月把花弹”。弹棉花是门老手艺,很多经历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人都会对“弹棉花”有着清晰的记忆,进入新千年这个老手艺开始慢慢地淡出人们的视线。如今,来自苏州的海归金融硕士蒋晓栋,在回国后选择了帮“弹棉花”16年的母亲黄翠萍把这项渐渐式微的手艺发扬和传承下去。如今,黄翠萍的“弹棉花”手艺已经被蒋晓栋变成了一项年销售额200多万元的生意。

“我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让大家重新用现代的眼光看待‘弹棉花’这种传统工艺。”来自江苏张家港的蒋晓栋今年33岁,在旁人的眼中他有两个相去甚远的身份,一个是光伏企业的出口贸易业务负责人,另一个则是“弹棉花”工艺的推广者。

在蒋晓栋看来,“弹棉花”像刺绣、竹编、漆器一样都是中国传统手工艺文化的代表,元代王祯《农书·农器·纩絮门》中就有对“弹棉花”的记载,历史十分悠久。“但是‘弹棉花’作为一项手工艺在推广上天生‘吃亏’,因为棉被是很私密的东西,日常还被套在被套里无法展示,再加上八九十年代大家对‘老棉絮’的刻板印象,在羽绒被、蚕丝被盛行的当下推广起来真的不太容易。”

想让年轻一代重新认识传统手艺

黄翠萍介绍,其中敲弹工艺是整个手工棉被的灵魂,也是“弹棉花”的“弹”字所在。利用弹弦的震动使棉花纤维打开,形成丰富的蓄热空间。再将整床棉花作为整体进行细致的敲弹。使得手工棉被有着独特的蓬松性和柔软性。“整个过程要敲弹7000多下,背面会被3000多根牵纱的纱线固定,最终经过打磨和缝制,历经3个小时才能完成一条被子的制作。”

自小深受母亲的影响,蒋晓栋对手工棉被有着很深的情感,年少时去美国读书,他的行李里也一定要有母亲弹的棉被。2012年,蒋晓栋在美国拿到了金融学硕士学位后回国发展,在负责一家光伏企业出口贸易业务的同时,也担当起了母亲“弹棉花”事业的“发言人”。“我母亲私下是一个很开朗的人,但是由于受教育程度不高,所以很多向其他人宣传和讲解‘弹棉花’工艺传承的工作就由我来替她完成,久而久之我也变成了‘弹棉花’的内行。”

12月13日,在苏州市的一个手工艺品创新创业大赛上,来自张家港的黄翠萍和蒋晓栋母子带来的手工艺品,在一众苏绣、核雕、漆艺、苏扇中显得格外淳朴。他们带来的是一把宛如长弓的木质器具,但这把“弓”却并不是用来“骑射”的,而是一把弹棉花的弹弦。

2018年年底,蒋晓栋决定正式对祖传的弹棉絮技艺进行推广。在他的帮助下母亲注册了“有暖制被所”品牌,蒋晓栋也开始对自家弹的棉被品牌化运作。“今年一年我们的销售额有200多万元,明年预计要达到300万元。”

15日,黄翠萍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弹棉花”是蒋家从清朝光绪年间至今130 年一代代传下来的手艺,自己的手艺是跟丈夫的姐姐学习的,“目前公认的传统弹棉花4个步骤包括敲弹、牵纱、打磨、缝制,全部都是手工完成的。”

第一,严格评估开放条件,只有符合条件的体育场馆才能开放;第二,实名制入场锻炼,社区居民持有效身份证件或居住证明、学生凭学生证到所在社区办理校园健身电子智能卡后,刷卡进出免费开放的中小学体育场馆健身;第三,社会体育指导员和体育志愿者指导锻炼;第四,做好学校及周边的综合治理和治安管理工作;第五,推进风险防控和安保机制建设。各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部门将校园安保纳入平安建设总体规划,加强推动落实,督促检查。各区公安部门、开放体育场馆的学校制定具体场馆的安保实施方案和突发事故紧急处置预案,落实安全风险防范措施,加强体育场馆开放时段治安巡查,做好场馆开放后的校园安全保卫工作。各区人民政府为开放体育场馆的中小学校购买专项责任保险,对学校开放时段发生的因场馆设施原因引发的人身伤害事故由保险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发生纠纷的由属地公安派出所进行调解,对违法犯罪行为由区公安部门依法处理。因自身管理不善或安全防护措施不健全造成锻炼人员人身伤亡的生产安全事故,按照事故等级依法进行调查。

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一代了解“弹棉花”工艺,蒋晓栋开始了新的探索。他一方面利用自己对摄影和设计的爱好,用现代的手绘和平面设计改善“弹棉花”和“手工面被”的形象;一方面开始与民宿、自媒体、短视频等贴合年轻人生活方式的渠道合作。未来蒋晓栋还计划对“弹棉花”过程进行24小时的网络直播,让更多人了解这门“温暖”的手工艺。

“我现在虽然知道手工弹棉花的所有技术细节,但是我并不会弹棉花,因为一个熟练的弹棉花手艺人,需要花两年的时间来学习才能完全掌握技术。”蒋晓栋说,这种漫长的学习和练习时间也是“弹棉花”手艺传承越来越难的原因。“现在我母亲的工作室里能熟练弹棉花的手艺人不过六七位,我目前计划找一些年轻人来学习。”今年,为了更好地传承手工弹棉花手艺,蒋晓栋还为手工弹棉技术申报了苏州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黄翠萍也开设了“手工弹棉技艺展示馆”,有空就给学校的孩子们做知识讲座。

敲弹一床棉被需3小时7000下

“我每次在展示和推广‘弹棉花’工艺的时候,都能感受旁人眼中的疑惑,好像在说,‘弹棉花’也能叫手工艺吗?”蒋晓栋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样的眼神他再熟悉不过了。从2003年黄翠萍开始投身这项技术的传承时起,蒋晓栋便经常看到周围的人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母亲。“‘弹棉花’在很多人眼里已经过时了,代表的是曾经落后的生活,所以他们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工艺传承。”

海归硕士两个相去甚远的身份